夢回墩子
【字號: 堡垒之夜国服官网 新華網( 2019-05-27 09:26)  來源: 蘭州日報  作者: 李興泉

  墩子是臨澤縣靠河的一個村子。

  飛旋的,大大的碌碡;立于天地間,靈巧的女人;湛藍的天;成群結隊游走的魚以及那無邊的葦,這就是墩子的線條,這就是墩子的顏色,這就是我夢中那個處在河西走廊中部的葦鄉——“劉家墩子”。

  墩子有什么?有一潭潭水,潭邊有一塊塊葦場,有直徑近一米大的石碌碡。這就是古之墩子。

  場子,是古墩子人必不可少的一塊塊鏡平的地,這是一個個古墩子女人的葦作坊,也是精神的作坊。一年四季,大半的時間里,她們把自己穿戴整齊了,就站在了那些粗粗的石碾轱轆上,像撐著船,行走在一捆又一捆葦子上。用她們靈巧的腳尖踩得碌碡滿葦場飛轉,巧得像跳著芭蕾的仙女,接受陽光的沐浴,接受人們眼光的檢閱。

  每個清晨,男人們一大早背出一捆捆兩人高的葦子來,嘩嘩啦啦地鋪到場上,任務就交給了一個個女人。一個個輕盈如燕的女神,就飛上了屬于她們的碌碡,站在圓圓的碌碡上,她們一個個就變成了舞蹈著的仙子。天藍藍,地闊闊,女人們腳兒尖尖踩碌碡,手兒巧巧采云兒。揚起滿臉陽光的臉兒,她們一邊欣賞天上云朵,一邊呼喊著孩子,她們把自己呈獻給陽光,呈獻給大自然,把最好的青春奉獻給這一片又一片的葦場子。

  有了這樣的心情,她們踩著踩著,就會情不自禁地來那么幾曲。曲曲動聽,唱得天藍氣清,一派江南。一下子葦場子成了演藝大廳,整個葦村就變成了歌臺舞臺,處處笙歌了。

  有潭就有一處動人的風景,墩子的潭是一潭連著一潭接連不斷的。這樣就把整個墩子連成了一片明天碧海。在很長很長的時間里,我動不動就會夢見這兒時的墩子,那些碧綠的潭,那些裝著我童年夢的潭,在我記憶中,墩子的風總是濕的,空氣是香的,到處是有歌聲的。

  墩子還有什么?有霧。霧天的墩子別具風情。塘多水多霧多,墩子的霧幾乎天天都有。玫瑰色的晨光里,一家家朦朧在一片霧氣中,整個世界都白著,也藍著,也紅著。白來自于水,藍來自于天空的倒映,葦的綠卻是主宰映襯了萬物。太陽東升,用那玫瑰紅涂村子,涂房子,涂水,涂人,一切就漸漸由淺到深,魔術般地變起來,水與鳥,葦與人,也就成了玫瑰色了。

  要說墩子是玫瑰色的,那也就太片面了,它的顏色其實豐富得讓人無法想象。它是個想象力非凡的畫家,每當秋天夕陽西下時,風搖曳著蘆花,它把蘆花涂成金的,葦蕩里鳥兒也涂成金的。聽,連鳥聲兒也細細成金。金葦花舞兒不停,一只只金蜻蜓點著水兒,就連水下的魚也是金色的。金色的陽光在葦葉上跳躍,在葦尖上舞蹈。一個個閃著金色的女人們,踩著金碌碡飛轉不停,赤身的金孩子們,在金色的葦塘里捉魚,金潭里就浪花飛濺,笑聲一片了。不時一個又一個噴泉,也變成了金的,噴出一群一群的金魚兒,真是處處流金了。時不時,一陣金風吹起,接天的整個葦塘就舞蹈起來了,整個世界也就成金的了。

  歷史上,墩子家家戶戶以編席為生,我承認,在這個世界上,墩子的女人毫不夸張的是最最美麗的人,是這個世界上手最靈巧的女人。在她們面前,你會為她們在眨眼間,讓一溜溜一排排一彎彎一捆捆的葦舞蹈起來,變成席子籠子籃子的手藝而驚嘆。變成詩一樣有律動的,琴一樣有節奏的歌子而驚喜。據說也因了這些靈巧的女人,墩子人編的墩子席銷往十幾個省,還獲得過金獎呢。

  有天就有地,有地就有潭,有潭就有湖,有湖就有葦。墩子有無邊的水,有捉不完的魚,有抓不完的鴨,有看不盡的鳥。一望無際的墩子葦蕩啊,您現在就在我的眼前。鳥兒啊,又深情地鳴唱了,我也多想一躍站上那飛旋的碌碡來把你深情歌唱。

  □李興泉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5453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