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日記
【字號: 堡垒之夜国服官网 新華網( 2019-05-24 08:59)  來源: 甘肅日報  作者: 牛旭斌

  雞峰山麓

  華燈初上的暮色里,山腳下的小城一片輝煌。起于盆地之心的樓宇鬧市,呈現的繁華,在平川之上璀璨流金,于闌珊之中無比耀眼。燈光閃爍的夜色,像一條條涌動漣漪的河流,潺潺不息中撲朔迷離。

  站在山麓,有一種眾人皆醉的獨醒,緊隨拉下的夜幕,讓自己囿于無邊的黑夜。城市歡騰如歌臺,南山安寧如夢鄉,浩蕩不止的風里,一種不能說出的天機,從時間的推移里隱藏,依附于晝夜緘默的山巒,破土而出的竹筍、蕨菜和抽芽的香椿身上,植物特有的香氣彌漫,暗示春天春味的滋發,揭秘生長不休的輪回。越來越顯蒼綠的松和竹,它嘲笑我曾經缺少氣概的屈從。越黑越明亮的燈火,它為長夜里奔走的路人點亮行程。

  春提前來了,是相比往年時令配物候的判斷。麥苗青過了地壟,準備起身拔節,油菜花舉起了花苞,只需要一場透雨,一丈陽光,春風就宣布萬物的盛開。此時此刻,或許正有云向嵋峈峰頂盤旋,正有霧穿過山腰谷澗,叢林中見頭不見尾的茅草路,彎彎曲曲地通向冬暖夏涼、泉水叮咚的龍洞,闡釋著一座神山的玄妙與靈氣。

  我如一只灰雀依山逡巡,越河翩翔,在成縣的山水間流連。午后,太陽如金,山風四起,送給我洶涌澎湃的松濤歡唱。雞峰山仙養的花花草草,從泥土、草坡里頂出頭角,飛鳥們決定召開一次展翅比賽,坐在樹梢撲打灰禿而并不華麗的羽毛。我看到沿河的水桃花開得又野又艷,一個寒冬光著手掌的樹木,蓬勃地透發出嫩黃的新芽……生命的開懷誰也不可阻擋,這千發萬長的氣勢,為大地鋪蓋連天的青碧,歡笑著迎接去杜甫草堂趕梅花詩會的游人。

  看與不看,想與不想,這穿透土山土岡的力量,足夠堅毅而鋒芒畢露,宿根一季的植物戳破凍土,噌噌噌地向上躥,急切地想與久違的世界重逢。風起煙雨起,山嵐凝重而清秀,飄著的云霧,明明又暗暗,久久廝守般縈繞著十萬山巒。群山遮住了眼睛,卻讓心靈的馳騁信馬由韁,空曠得無際無涯。

  青泥河

  清晨的河水,在入城的地方格外響亮。我每天早早地來到岸邊,欣賞河流的美麗奔淌。河水還記著,昨日的黃昏里,娃娃們下水撈魚的嬉戲,幾個少年從河那邊來,撿拾斷線后掉入河心的風箏。河水也最先看到,我經過岸上倒行的身影,瘦,矮,步履匆匆。河里的石頭終年無語,但為每一粒流經的水波撐起浪花,溫柔地觸摸,微笑著相送,讓它們義無反顧又不倦地向大海奔去。

  河流的春天,首先在水草的由枯轉榮上,還有成群的燕子,坐在跨河的電線上,三五只對語的時候,就像作曲家筆下的五線譜,黑壓壓布陣的時候,又像一城燕子在河流上的舞會。城市的邊角是田園,果樹正當蔥蘢,群花競開,沒有辜負連綿的春雨。

  天朗氣清,風和日麗,城市如深埋地下的草根,如河灘菜園里的春筍,被旋轉的塔吊一天天拔高,空地里,延展出一條寬闊的瀝青路,矗立起一片片家園、學校、商場……城市可以不生產莊稼蔬菜,但必須有擎舉在空中的樓閣。它們是異鄉人的家,奮斗者的巢。任風吹雨打,那一扇窗里的燈光,永遠照亮回家的路,溫暖慰藉漂泊的靈魂。

  青泥河涓涓淙淙,在穿城直下時,速度慢了下來,它們左涌右漾,變得更加動聽,有時親吻河岸的蘆葦,有時拍打親水平臺。大河聆聽噴泉搖曳的樂曲,岸上的歡歌笑語,街頭的車水馬龍。河水萬古不變地向前,朝陽初投時晨光四射,太陽當空時波光粼粼,夕陽映照時微風送瀾——它像我們可靠的知己,什么時候去面對,都可以放下所有的喜怒哀樂。它所承載的,是隴右糧倉的麥浪滾滾,以及千年古縣久長的文脈,有詩圣杜甫寓居的草堂,和被它滋養教化的人杰地靈。

  奮斗不息的人,奔波彎腰的人,想啥啥好,謀啥啥成。他們不屈服于用艱辛對生活的創造,是寫就不凡的追夢人。

  麻麻魚

  沒有一個在山溝長大的人,不知道麻麻魚。我從網上查,它應當是最原始的魚類之一,喜集群活動,多棲息于水溫較低、水質清澈的小河和山澗溪流中,多以飛蟲、水生生物和水藻為食,冬季鉆入江水支流的石縫或亂石堆里越冬,初春江河解凍后由河川中游溯河到上游進行產卵繁殖,秋季結冰前則從上游溪流順水向大江或河川遷移。

  亂山中的溪流從來沒有因為干旱而半路渴死,我常常感覺自己就像一條來去洄游的麻麻魚,從貧寒的故鄉逃到城市,又經常從城市回故鄉尋找鄉愁,待到春水回暖的二三月里,草長鶯飛,魚蟹成群,蝦米與蝌蚪從水底浮出河面。小雨淅淅瀝瀝的時候,隨意搬開小河中的石頭,一群麻麻魚就四下里游開來,它們如兄弟轉身失散,但不失散于整條河流。

  山溪匯聚的河水晶瑩得沒有半點雜質,石頭附著了苔蘚顯得濕滑,灰黑色的麻麻魚,一群群在淺流里曬太陽,它們只在小河里,和上游的山溪里,它們只屬于鄉野,而沒有一個正式的學名。

  孩童們精腳片穿行于小河,溯流而上,麻麻魚摩挲著腳面,岸上的人們忙著種玉米,起伏的田地被白色的地膜鋪成琴鍵,一場雨,下落一地千樹萬樹的花瓣。農人扛著鋤頭,慢悠悠地走過長長的河岸,村頭炊煙迷蒙,麻麻魚在干凈的河水里,無憂無慮地漫游和生長,它并不干預和在意,誰游到最遠。

  在軟暖太陽照徹的小河里,清流曲繞,碧波澄澈,魚兒的那種快樂,正是農人順其自然的那種擁有,不奢求,不追逐,群游于春日的小河上,為西狹增添靈氣,又相安無擾。(牛旭斌)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535607